返回首页  |  加入收藏

  光辉历程

2011年
通过ISO9001质量管理体系、ISO14000环境管理体系认证
2010年
“罗浮山牌水泥”被授予“广东省名牌产品”
2009年
儿童教育IOS
2008年
惠州市民营企业50强
2007年
国家免检产品
2005年
广东省著名商标
2005年
中国名优品牌
2004年
儿童教育IOS
2003年
通过ISO9001:2000国际质量体系认证
2002年
惠州市国税百强纳税人

  友情链接

儿童教育首页 · 首页 > 教育机构 > 文章

我在预测命运的大神面前落荒而逃


访问人数:124  本站:  发布时间:2019-05-15
 
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1.除夕下午,去吾乡某座山的寺庙里祭拜先祖,这是我家几年来的习惯。

寺庙里的看塔人有轻微残疾,行动不甚方便,但很健谈,每次我们边烧纸钱边聊天。

他家是附近村子的,十几岁患上怪病,腿部萎缩无力,长年喝中药;病没喝好,倒喝出了功夫:只要用手掂掂药锅,他光靠手感就能知道药煮好没有。 既然无法种田,就来庙里看塔,算是因祸得福。 慢慢就有了存款,自己建了栋房子。 可惜没钱装修,这样的房子称为“白皮豆腐蘸蒜泥”,但毕竟,是有房的人了。

他也打听我的工作。

“你在什么部门干活?”他问,“是抓人的还是管事的?”难道我像纪委或法院的人?也或者,天下的单位被他总结为两种类型:抓人和管事。

祭祖结束,我们去求签。

这也是我家几年来的习惯。 摇签的时候心里要默默地想着自己要问什么,譬如说,问感情?问事业?求子?求财?诸如此类。

大概因为我脑子里太混乱,每次总是摇出好几条签来。 有次甚至把整个签桶里的签都摇出来了。 周围合着掌喃喃低语的善男信女都纷纷侧目。 我很狼狈。

我妹说,估计菩萨觉得一条签诗无法概括你,必须全桶签才可以。 摇出签号后,要找旁边的解签人。

但解签人每年都不同,并不是每一个都耐心。

比如有一年求到的签,解签人看一眼告诉我,是“武则天登基”。

我问他,武则天登基好不好?他为我的没文化而生气:当然好,武则天是女人,你也是女人,武则天登基还不好?没想到在这里还要接受女权主义教育。 只是,这几年求的签都是这么一个宏大的气象,“有威有势得人钦”、“运来禄马喜双全”之类,看签诗所讲,每一年都是一个壮阔威风的人生,可惜实际上都过得很怂,就是图这求签的瞬间被盲目吹捧的快乐。 2.求签的快乐比较低调,因为不用把自己的愿望说出来。 但“问阿娘”就不同了。

既然是“问”,就是有主题有针对,而且往往还要在几个陌生人的围观下讲述。

“问阿娘”本是南北皆有的民俗,其它地方有的叫“背灵姑”,有的叫“看花”或者“问米”,吾乡则叫“阿娘”。 阿娘还不一定是女性,总之就是一个可以告知他人命运的人。 他们潜藏在城乡深处,从来不做广告,永远不缺生意,只靠人们口耳相传,属于小巷深处的酒香。

很多人遇事会去问阿娘,选结婚日子,搬家日子,新店开业日子,或者家里人生病,或者做某个投资。

每年的农历二月,是最流行“问阿娘”的时候,因为要对这一年的运势有个数。 那么为什么不是正月呢?因为“正月不问卜”。

问阿娘的情形我并没有亲自见过。

只听说,去问有名的阿娘,还要排队等位,轮到自己的时候,其它的来访者也会围观旁听。 大家都习惯了。

想来,这个情形跟看病很像。

吾乡也有一些民间中医,也是身藏深巷中,只靠人们口耳相传。

有一些中医太有名,来求医的人排队甚至要排到医生家门口的楼梯上。 生病问中医,运势问阿娘,中医和阿娘,分管了吾乡人民肉体和心理两方面的健康。

我以前对“问阿娘”这种事极为反感,认为只有两种人会这么干,一种是利令智昏,一种愚昧软弱。

但现在看到了人们面对狂乱命运的慌不择路。

有照顾病孩子的乡间妇人,一边熬煮着医生开的药,一边依照阿娘的说法,在角落里焚烧一点纸符之类,孩子的睡容似乎安静一点。 “问阿娘”,就是这些什么都做不了的母亲的一个心理安慰。

人类,太有限了。

有一部电影《少数派报告》,是科幻片,里面讲到一类有特殊天赋的人,能预视未来,被称为“先知”。 一个很好看的细节是:主角在逃亡路上,挟持着先知。 他们走进商场,迎面走来一个陌生女人,先知擦肩而过时对她小声说:“他知道了,别回家。 ”对方震惊地站住了。 主角曾向他的同事介绍道:“有些人确实开始把预视先知当做神,其实先知只是模式化的识别过滤器,仅此而已。

但他们确实让我们看到希望,对于神的存在的希望。

”3.去年底有一次机会可以近距离接触一个阿娘。

我常去的某乡附近,有个出名的阿娘。 村民们传颂着他(男的)神奇的预视能力。 他曾对某个来访者说,你家的新房子有问题,对女主人极为不利。

来访者大吃一惊,因为这房子刚完工的时候,女主人就被开水严重烫伤。

阿娘说,你家某处,我看得到那里有个东西,圆圆的,但看不清楚具体是什么?来访者凝神想了一下,说那里是个鱼缸。

阿娘马上激愤地站起身来说:马上处理掉!讲述者都会强调“站起来”这个动作,强化类似于悬念片的气氛。

我第一次听时,以为阿娘是气得拂袖而去,”站起来”似乎应该有一个联接动作。

但并没有,阿娘站起来只是表达了他的决议的坚定程度,讲完就坐下了。

也有很多陶瓷老板千里迢迢来“问阿娘”,因为吾乡陶瓷工业甚为发达。 有时候是求发财之道,有时候是因为陶厂的新模板制作出来的陶具总是开裂或变形,就把“阿娘”请到现场来。

“阿娘”在工厂现场进行一些不可描述的专业处理,然后,再烧出来的陶具就完美了。 这跟法国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在《嫉妒的制陶女》中写过的南美洲的情形有类似之处。 这位阿娘身体倒很健康。

(多数阿娘是天生残疾,比如目盲或者瘫痪,似乎作为补偿才有另一维度的功能。 有的人是生了一场大病之后,就变成了阿娘,比如村里曾有个姑娘有一天突然开始说胡话,人们知道她是阿娘了,她的未婚夫也吓得解除了婚约)。 和我熟悉的村民说带我去看这个阿娘的工作现场。

我非常纠结。 好奇是相当好奇,但又担心阿娘看到我之后,激发起强大的表达欲,拦也拦不住地要告知我的命运。 我可不想在众目睽睽下听到自己将要运来禄马喜双全的好消息。

村民赶紧让我不要想得太美。 说如果要问阿娘,都是要奉上一个红包,阿娘经过好一会儿的又掐又算,才开始预言的,绝不会看你一眼就激动起来。

村民们和这个阿娘相互熟悉,保证我可以在旁边默默看着,非常安全。 而我也实在不想错过这个见世面的机会,于是克服心中的犹豫,跟着去了。

来到阿娘的工作室,却有一个施工现场。 原来是某位陶瓷老板,在阿娘的指点下,生意飞黄腾达,于是出资给阿娘建栋新楼。

施工现场旁边一个平房,里面摆着几位木制偶像。 前面有一张桌子,桌上摆放了一些不明觉厉的道具,而桌子旁边的太师椅上,却空空如也。

阿娘呢?带我来的村民也急了。 他赶紧掏出手机——看情况他和阿娘真的很熟,随时可以拔打电话——电话通了,他们一通感情热烈的沟通。

放下电话后告诉我,没想到很少外出的阿娘今天外出了,到附近的村子里,给人看风水去了。

阿娘不在,我却松了口气。 这才发现自己还是很紧张的。

对于人们传颂的被神选中的人,他的神秘让人不安,即使是骗局也让人不安。

就连这工作现场,似乎到处潜伏着试图窥探他人命运的眼睛,我甚至不敢多呆,扫视了几眼,赶紧走了。 我自己也知道,这叫落荒而逃。

 


网站地图 企业文化 质量目标 儿童教育安卓 友情链接 后台管理

儿童教育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13-2019 儿童教育-初中教育-小学教育www.36166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